全世界都以为我会驱鬼by落雨声烦

当前位置:首页 > bet九州体育8库 > 灵异bet九州体育8 > 全世界都以为我会驱鬼

全世界都以为我会驱鬼

全世界都以为我会驱鬼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寒武纪年

作者:落雨声烦

时间:2019-08-14 11:41

评语:有鬼自远方来,搏学多财。

《全世界都以为我会驱鬼》bet九州体育8的主角是宋男峯樾,作者:落雨声烦,为您提供全世界都以为我会驱鬼bet九州体育8:宋男打小便是个能见鬼的天眼通,按日子来算,今天正好是那人的头七,照理说,他今天是能看到的,可是他却什么也看不到,还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

精彩节选:

峯樾不知道宋男把秦司和谭诗佳照片移到他电脑上干嘛用,不过宋男有事瞒他他早知道了,所以他也没多问,只是看着时间黄弟文快下课了,便提议宋男晚上去哪儿吃饭合适。

“啊?”宋男将照片放到了安全的地方,暂时打消了买手机的念头,低着头在那儿疯狂清内存,听到峯樾的话疑惑的抬头,“好好的干嘛出去吃?”

峯樾瞥了他右手被膏药抹得光亮的手背,“今天我不想做饭。”

“没关系,我做就是了。”宋男无所谓的道,“虽然我的水平有限,不过也还凑合。”

“你那手能做?”峯樾睨他一眼。

宋男握了握拳又张开,把手伸到峯樾跟前,“没感觉了……我怎么觉得已经好了。”

“错觉吧。”峯樾说。

“真的。”宋男稍稍使了点劲,手背既不觉得扯着痛也不觉得麻,“这药这么神奇的吗?”说罢就打算用左手去摸手背感觉一下。

“你别动。”峯樾忙道,“这药可能有麻醉作用,你现在感觉好了,一会儿药效过了可能又疼了。”

“不会吧……”宋男的左手在手背上方僵了僵,“你是说跟打了麻药一样啊?”

“差不多吧。”峯樾信口胡诌道,“你抹上去不是就不痛了吗?好多止痛药都有这种功效,要不然哪这么快就感觉不到痛了。”

宋男将信将疑,觉得峯樾比自己见多识广,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便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一会儿去新华南路那边吃?”

宋男以前送外卖的时候跑得最多的就是那一片,有什么好吃的他也都挺熟。

“看小文一会儿想吃什么吧。”峯樾说。

“他又不挑食,给什么吃什么。”宋男说,“不用管也,我有点儿想吃烧烤了,要不咱去老杨那儿吃吧?”

峯樾瞥了眼他亮晶晶的手背,“你这手还伤着呢。”

“我觉得问题不大。”宋男不在意的道。

峯樾仍旧坚持,“一会儿看小文想吃什么再决定吧。”

宋男啧了声,一双眼睛直溜溜的盯着峯樾,峯樾正低头整理明天的教案,感觉到视线后抬眼看过去,“怎么了?”

“我发现你最近对我弟是不是将就太过了?”宋男仍旧盯着他,“干啥都得先问问他,你俩啥时候这么好了?”

峯樾早想把话题往这上面引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候,再加上他觉得黄弟文年纪还小他也不着急,所以就想着先缓一缓,没想到宋男居然看出来了。

既然宋男都主动问上来了,峯樾自然也不可能再兜着绕着了,直言道,“我跟他关系好不行吗?”

“行啊……”不知道为什么,宋男觉得峯樾这话听着有些冲,但看峯樾神色如常嘴角甚至还带了丝笑,又觉得可能是自己理解错了。

“那不就行了。”峯樾啧了声,“小文年纪小,凡事将就他点儿不挺正常的吗。”

是挺正常,可又不太正常,宋男一时半会儿的也理不出哪儿不正常,只得按自己的理解道,“我是他哥,我将就他宠着他是应该的,你又不是他哥你这么将就他干嘛?”宋男说完觉得正是这么个理儿,又道,“何况咱们之间的差距也忒大了,他要跟他做朋友我不反对,但你就别太将就他了,也不用送东送西什么的。”

“朋友之间送东西不是挺正常的吗?”峯樾继续道,“正好他好像要过生日了,你知道他喜欢什么吗?电脑怎么样?你家好像没电脑,我送他一台吧,他喜欢笔记本还是台式的?或者都要?”

“打住!”宋男一听就急了,忙道,“你是不是钱多了花不出去找我弟扶贫来了?”

峯樾觉得‘扶贫’这个词宋男用得不对也不好,他并不是那种看谁可怜就想给点钱或者帮一把的人,他对黄弟文好,想事事将就他是因为,他们之间错过了这么多年,在再次遇到的时候他过得如此不好,他应当给予一些补偿。

可这样的话峯樾还不能对宋男说出来,宋男知道真相后惊讶事小,直接不让他接近黄弟文了才是事大,他得谨慎考虑。

“当然不是。”峯樾说,“我觉得小文非常适合跟我做朋友,朋友想送朋友东西,理所当然的。”

宋男心里一万个卧槽狂奔而过,他比黄弟文帅比黄弟文聪明样样都比他能干,为啥没有土豪想跟他做朋友?这区别也太他妈大了!

这些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像峯樾这种既有钱又有才的人,为啥要跟个傻子做朋友?而且峯樾都快三十岁了,他跟一个初中生能有什么话题可聊?

可黄弟文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傻子,峯樾死乞白赖的要跟他做朋友,图什么?

这一点是让宋男最想不通的,他最近被汪敏真的事搞得头疼,也没太注意这些,直到今天下午在峯樾这里闲了半天,再听峯樾的三言两语,顿时就警觉起来了。

宋男不喜欢以恶意揣测人,可像峯樾这样的人,非要找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黄弟文做朋友,实在是一件另人费解的事。

黄定国死的时候把唯一的儿子托付给他,就算黄弟文一无事处,他也不能让他有事,虽然说样样都比他家要好的峯樾要对黄弟文不利这话怎么听起来都没什么可信度,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弟又蠢又笨,跟你还相差了十多岁,你们做朋友能聊什么?”宋男从来就是个有问题直接问的人,他不懂委婉,即便他们一家的确占了峯樾不少便宜,但就事论事,这件事他还是要问清楚的,“聊英语单词怎么发音数学题怎么做课文怎么背最好记吗?”

峯樾没想到自己只是跟他弟交个朋友宋男就能这么多问题,心头顿时觉得未来一片黑暗了,不过宋男所提到的这些问题还真提对了,他点点头,“对,我们平时就聊这些。”

宋男:“……”

你一个买几百万房子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跟个傻子聊这些是吃饱了撑得慌吗?

要峯樾给一个合适的理由,宋男可能还真就信了,可峯樾就着宋男的问题点头了,宋男不由觉得峯樾是在敷衍他。

难道他家那块地匹底下有什么宝藏之类的?峯樾承包了水库要在黑水湾建度假村其实只是个幌子,目的是他们家房子底下的矿?

宋男不由觉得自己这个脑洞开得委实有些大了,可他又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原因了。哪有人主动要跟个傻子交朋友的?还各种送东西,宋男仔细回忆了一下,最近都是峯樾在做晚饭,可几乎最顿做的菜都是黄弟文喜欢吃的。

宋男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峯樾显然已经将他弟弟了解得透透的了,而且看黄弟文最近有事儿没事儿的就喜欢拿个书问峯樾题的程度来看,他俩关系真的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了。

宋男都没时间为自己嵌进去这么一个贴合的成语而兴奋,只觉得峯樾的做法放哪儿都行不通,难道黄家屋子底下真的有矿?

峯樾见宋男半晌不答话,抬眼看过去,便见宋男拧着眉一脸纠结的表情,平时学写字碰到笔画多的字他记不住的时候,就是现在脸上这种表情。

“你不信啊?”峯樾直接道出了心中的想法。

宋男惊了一下,自己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还是说峯樾真的会读心术?

峯樾自然没有将宋男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惊讶之色放过,他睑了睑眉郑重其事的道,“小文本来就没有朋友,好不容易有个人想跟他交朋友,你居然怀疑他目的不纯?”

宋男又是一惊,他没想到峯樾这么直接,更没想到自己居然表现得这么明显,峯樾连这都看出来了!

他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我没说你目的不纯……”

“你虽然嘴上没说,但你心里想了。”峯樾不打算跟他绕弯子,所以直截了当的道。

宋男更尴尬了,他原本还打算走委婉路线旁敲侧击一下,要他们家底下真有矿,那也不能便宜了别人呐。只是他没想到,峯樾今天说话这么不留情面。

宋男本来就是个嘴硬的,被人当面揭了短自然会尴尬,尴尬就会想冒火,所以宋男也没再委婉了,直接道,“你是个有钱的老板,又是这所学校的校长,偏偏要来跟我那个傻子弟弟做朋友,这种话任谁都会觉得奇怪吧。”

峯樾想也不想的答道,“你也说了我有我有势,我想跟谁做朋友还不都是我乐意的吗,没想到你眼光这么短浅,交个朋友还有门弟之见。”

眼光短浅这个宋男是听明白了,可后面那句他就不明白了,甚至还想发火,峯樾居然骂他。

他一个没忍住抬手在桌上拍了一下,“你他妈说谁贱呢!”

峯樾原本是打算跟他好好就这事儿理一理的,先从朋友做起也没什么,反正黄弟文现在年纪还小,不急于一时,感情慢慢培养也是一样的,峯樾一直是这么自我安慰的。

只是他没想到宋男会突然发火,还指着他的鼻子吼他,吼得他一脸懵逼。

“好好说话不行吗?”宋男没想到峯樾私下里这么粗俗,亏了还是个教育工作者了,说出来的话比他这个混街边儿的还不如,说他目光短浅就算了,还骂他贱这就不能忍了,“我就多问了两句你他妈就骂上我了。”

峯樾回想了一下,顿时了悟,宋男大约是不大理解‘门弟之见’的意思,他觉得自己浑身长嘴可能都说不清了。

“我没骂你。”峯樾平静的道,“我刚那话的意思是说你思想太守旧了,得换个想法。你看,就我这样的,要说是图你家钱你觉得有人会信吗?”

宋男也觉得这事儿不可信,可如果他家房子底下有矿这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估计够他搞几个度假村了。

只不过这只是宋男的猜测,做不得数。

“你弟弟胆子小,又正处于青春期,这个时段的孩子是很需要朋友疏导的。”峯樾再接再厉道,“你看看汪敏真,她周围有真心待她的朋友吗?你也不想你弟弟跟她一样孤独吧?”

这话确实戳中了宋男,他以前或多或少都会去黄弟文学校转转,偶尔也会碰到王磊之流欺负他,不过黄弟文回家身上从来都没伤,所以他也并没有在意这件事,再加上黄弟文胆子小性格懦弱,交不到朋友他也不觉得奇怪。

  • 全世界都以为我会驱鬼 截图1
  • 全世界都以为我会驱鬼 截图2
  • 全世界都以为我会驱鬼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