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如by东北北

当前位置:首页 > bet九州体育8库 > 蔷薇bet九州体育8 > 何如

何如

何如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长佩

作者:东北北

时间:2019-08-22 17:16

评语:你要敢绿我,我就敢把你哥办了。

bet九州体育8《何如》的主角是何如霍东,作者:莫少卿,为您提供何如阅读,何如bet九州体育8讲述了:何如和霍东在结婚时约定过,虽然在达成婚契后就要为对方保持真诚这件事又蠢又老土,但至少在宣誓时,他们看着对方眼睛说出这句话时,都是真心的,守不了约,那就只能拜拜了。

精彩节选:

“小水你多少吃点东西,不吃东西身体怎么会好起来?”陆空叶端着一碗汤蹲在病床前。

江水紧闭着嘴,没有要吃东西的意思。他的目光没有看向身旁的陆空叶,而是投向身后站着没有说话的霍南。

陆空叶见他实在不吃,只能回过身对霍南说:“还是你来吧,我喂他他不吃。”

霍南动了动手指,却没有动作,“你不能这么顺着他。”

“不然怎么办?看着他一点东西都不吃?”陆空叶说,“你也知道小水现在只依赖你,除了你谁的话他都不听。”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话,半坐在病床上的江水直直地看着霍南,眼睛都不眨一下。

霍南叹了口气,走上前接过碗,拿起碗里的勺子,咬了一勺汤递到江水的嘴边。

刚刚还宁死不吃东西的江水此时却乖乖张开了嘴,将汤喝了下去。

霍南一点一点将汤喂完,中间江水半点不喝的意思都没有,只要霍南喂到嘴边,他就会喝下去。

就连喝完汤后夹给他的鸡腿,虽然费劲也全吃下肚,除了骨头半点不剩。

江水现在的身体虚得很,吃顿饭就消耗了他大部分精力,没过一会儿就歪头睡着了。

陆空叶帮他把病床调平,然后温柔地将被子盖好。

霍南看着他做完这一切,然后对他说:“你出来,我有事问你。”

陆空叶并没有问他要问什么,而是转身先将病房的空调温度调高了几度,又将打开的窗户关掉,才跟着霍南出了病房。

医院走廊中,霍南和陆空叶站在窗前,陆空叶点了支烟慢慢抽着。

他侧过头看霍南,“要问我什么?”

霍南看着他,像是沉思了一下,接着一脸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江水?”

陆空叶抖烟灰的手顿了一下,随即笑起来,像是听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为什么这么说?”

“你对江水好得离谱,不像普通的朋友。”霍南说。

陆空叶挑了挑眉,抽了口夹在手指中的烟,再将烟吐到打开的窗户外,“难道像你这样对小水那么冷漠才像普通的朋友?”

“别转移话题。”霍南看着他,“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欢江水?”

陆空叶将烟头按压在窗台上,燃烧的烟头发出熄灭的哀鸣。

他回过身,正对着霍南,直视着他,难得的脸上没有轻浮的表情,而是满是认真地说:“如果我说是呢?”

“如果我说我是喜欢江水,你要怎么样?”

吃过饭的何如突然好奇原先的房子装修的怎么样了,向霍东提议道:“要不要去看看?顺便溜溜食。”

霍东自然没异议。

他们现在住的地方离原先的地方并不远,走路大概二十多分钟,于是两人也就没有开车,就当散步地走过去。

正好是黄昏时刻,刺眼的太阳终于在离别的时候柔和起来,整个大地都被染上了温柔的颜色。

到了正在装修的房子外,工人都还没有下班,在院子外就能听到里面热火朝天的干活声。

当然,其中不乏安德鲁的大嗓门。

没想到安德鲁也正好在这里,何如推开院子门走进去就看到院子里正拿着一把锯子准备锯木头的安德鲁。

“你连木工的活都会干?”何如走近。

安德鲁听到他的声音,抬头看见何如和霍东,脸上浮现惊喜的表情,“你们怎么来了?”

“来看看进展如何。”何如看了看安德鲁手上的锯子,“这玩意儿你会用吗?”

受到质疑的安德鲁立马挺直腰板,“当然会用,不信我给你展示一下。”

他打开电锯的开关,然后动作娴熟地将面前的木头锯成圆形。

锯好后,他将电锯关掉,拿起木板朝何如展示:“圆吧?”

是挺圆的,没想到安德鲁没有吹牛逼,而是真的会做木工的活。

何如认真地鼓了鼓掌,赞扬了一番安德鲁,听得安德鲁尾巴都要翘起来。

“现在装修才刚开始,没什么好看的,里面脏得很。”安德鲁听到他们要进去瞅瞅后说。

何如还是心痒痒,“什么时候才能看啊?”

他迫切地想看看自己亲自参与设计的房子装修后到底是什么模样。

“你急什么。”安德鲁说,“最少也要一两个月才能看,而且也只是个雏形,看不出什么,成品怎么也得半年。”

何如沮丧地说,“好吧。”

安德鲁朝他们摆摆手,“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去吧,不然一会儿你们的衣服都得弄脏了。”

何如只能和霍东怎么来的又怎么回去。

回去的路上,霍东侧头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很期待?”

“当然了。”何如说,“虽然设计是由安德鲁来做的,但毕竟有我参与嘛,还是想看看做出来到底好不好看。”

“好看的。”霍东说。

何如看了他一眼,“你连设计图都没看过就说好看,瞎话。”

“你设计的,肯定好看。”霍东一脸认真地说。

何如本想说他说话不走心,但还是没忍住先笑了起来,顺从着内心说:“那是,我设计的肯定好看。”

霍东看着他,嘴角上扬了些,认真地点了点头。

何如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是南人的电话。

刚好这时他们已经走回家,何如对霍东摇了摇手中的手机,霍东冲他点点头,转身上了楼。

接起电话,南人兴奋的声音响起来,“小子,你竟然被下药啦?”

“你怎么知道?”何如听到他的声音就知道大事不好,隐私全被这家伙知道了,“我让你查别人,你怎么还查起我来了?”

“我可不是故意查你,那不是顺便就查到了嘛。”南人的声音里充满嘲笑。

“行了,这件事不许再提啊。”何如警告他,“查到什么了?”

“好好好不提。”南人的声音正经不过一分钟,随即又十分八卦地问,“你真的和霍东上床了?”

何如头都疼了,“你要是来八卦的我就挂电话了。”

“好了,真不提了,给你留点面子。”南人正经起来,“不过你应该知道你是被谁下的药吧?”

“嗯,我让你查的那两个人。”何如说。

“我发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南人说,“那个养鹿的和那个私生子,还有你前夫,虽然他们三个都跟你下药的事有关联,但他们三个在那段时间,一次都没有一起出现过。”

这点何如之前已经知道了,“所以?”

“要不就是你前夫和养鹿的一起出现,要不就是养鹿的和私生子一起,要不就是你前夫和私生子一起,反正三人没在酒店一起出现过。”南人说,“其中的枢纽是养鹿那小子。”

“陆空叶?”

“养鹿那小子挺牛逼啊,把你前夫和私生子玩得团团转,要不是那天霍东把你带走上了,还真就叫他玩嗨了。”

何如拧起眉毛,“什么意思?”

“那天给你下药的是酒店的兼职服务生,霍东有没有跟你提过?”

“没有。”何如听出他话中的意思,“霍东知道?”

“当然知道,那服务生已经被他送进看守所了,不过因为没证据,没法以下药的名义送进劳去,就找了点别的原头给送进去关了,现在还没出来呢。”

何如看了眼二楼的方向,“他没有跟我提过。”

“跟服务生直接联系的应该是那个私生子,我看了他的笔录,形容的长相跟私生子长得基本一样。”

“江水直接跟他见了面?”

这么蠢?

“除了长相,没有其他任何的证据能指认是江水,所以就算是霍东也没办法就这么把背后的江水扯出来。”

有点奇怪。

何如揉了揉额头,皱紧眉头。

如果江水真那么聪明,指示服务生下药却一点痕迹都没留下,那他为什么要跟服务生见面?让服务生知道他的长相?

可如果说他蠢,又怎么能一点线索不留,连霍东和南人都没法揪出他来?

这明显不符合逻辑。

南人接着说:“还有一件事。”

“什么?”何如问。

“上次跟你说过,霍南和陆空叶这几年的行程几乎一样,每次都重叠,但却很谨慎地没有留下一起出现的证据。”

何如还记得这个,“怎么了?”

“我又重新查了一遍,这一次非常仔细,一点边角都没漏下,但还是没查出来他们有在一起的证据。”

“所以。”何如说,“他们并没有见过面。”

“是。”南人对自己的调查十分自信,他没查出来那就是没有,不可能是他没查出来。

“那他们的那些重叠的行程只是凑巧?”话刚出口,何如就又否定了自己,“不可能,没有那么凑巧的事。”

南人说:“当然不是凑巧,霍南每次出国都是有工作或者其他事,但陆空叶并不是,他更像是随心所欲的出门,没有任何原因,”

“这么多重合,不可能是没有原因,也更不可能是随心所欲。”何如说。

“嗯。”南人说。

“所以。”何如叹了口气,“我知道陆空叶为什么要策划酒店那件事了。”

也知道陆空叶为什么从他离婚之后,一直莫名其妙的在每次事件中都出现了。

  • 何如 截图1
  • 何如 截图2
  • 何如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